历史上的今天:首位抵达中国的葡萄牙外交大使

1727年5月18日,290年前的今天,葡萄牙当局为了加强葡中关系,国王若昂五世派遣Alexandre Metello de Sousa e Menezes前往中国北京。于清朝雍正五年,葡萄牙首位外交大使,经澳门抵京,向雍正帝行三跪九叩礼,呈献大批珍贵礼品。

其实在Alexandre大使之前,还有一些葡萄牙人为联络东亚和葡萄牙做出了重大贡献。一起来看看都有谁!

1. Tomé Pires (1465-1540)托梅•皮雷斯

——中国和葡萄牙的第一次官方交往

“东方通”托梅•皮雷斯被选为第一个赴华使团团长,因为他在此之前已经到过东方,并撰写了一部详细介绍从非洲到东海岸的亚洲诸国的地理,历史,经济,风俗等的珍贵文献 — 《东方纪要》(Suma Oriental)。葡中两国的第一次官方交往令人遗憾地以失败告终。从此葡中两国的外交联系完全继绝整整三十年之久,恢复正常贸易。

2. Fernão Mendes Pinto (1510-1583)费尔南·门德斯·平托

——葡萄牙大冒险家

根据葡萄牙大冒险家费尔南·门德斯·平托的描述——《远游记》(Peregrinação)对16世纪初期的明朝中国有广泛的描述,使团的团长托梅•皮雷斯还在中国留下了后裔。佩莱斯虽然未完成和中国缔结外交和贸易关系的任务,但他融入了东方文明,适应了中国社会,并在中国留下了后裔,同时把基督教文化传给了女儿,带入中国社会。

3. Álvaro Semedo(1585?-1658)曾德照

——葡萄牙汉学家的先驱

曾德照是最早入华传教的葡萄牙耶酥会士之一。他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多年,是明亡清兴的欧洲见证人之一。Semedo以在华的亲身经历为基础,对明代中国社会生动详实的描述轰动了整个欧洲文化界,对当时欧洲人形成正确的中国观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,是第一位撰写中国专著的葡萄牙耶酥会士(《大中国志》),堪称为第一位葡萄牙汉学家。

4. Tomás Pereira (1645-1708)托马斯·佩雷拉(徐日昇)

——中国宫廷的葡萄牙乐师

葡萄牙耶稣会士徐日昇神父是明清时期来华的最杰出的传教士之一。他在中国生活了36 年,是17世纪在中国介绍和传播西方的音乐理论和实践的代表人物。

他无疑是“在京耶稣会士”中最接近康熙皇帝的那一位,他既是康熙皇帝的老师,同时也是皇帝的翻译及顾问。徐日昇还负责向中国引进西方音乐。他对音乐的贡献包括:在北京南堂修建了气势宏伟的管风琴,编写了《律吕正义续编》(Édito da Tolerância)翻译并介绍西方音乐理论。在外交领域,他的名字将永远与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谈判连结在一起,这是清王朝在十七世纪中经历的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事件。徐日昇最后成为中国耶稣会士使团里拥有最高职分的传教士之一:曾出任北京大学的校长、省区副观察员及北京教区辅理主教。

5. Gabriel de Magalhães (1677-1735)安文思

——派往葡萄牙的中国特使

安文思神父于1696年乘船前往东方,起初在澳门的耶稣会学院任职,进入大陆后,在上海地区传教,于1716年被调到北京。安文思神父在中国为信仰和科学工作了37年,于1735年在北京逝世。他的墓碑上刻着“功德长存”几个字。康熙皇帝亲自为他撰写了悼词。